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秒速时时彩 文化 文化资讯 查看内容

刘仁前《浮城》获紫金山文学奖 其“香河三部曲”终结篇《残月》本月出版 ...

2015-1-26| 发布者: zw123| 查看: 861

摘要: “香河三部曲”《香河》、《浮城》、《残月》。“作家对地方的执着书写显示了一种来自传统的知识自觉与历史思维,他对地方的生活化、细节化、个体化、传奇化和情感化的美学处理证明了新的‘微观地方史’的可能性。” ...

“香河三部曲”《香河》、《浮城》、《残月》。
 “作家对地方的执着书写显示了一种来自传统的知识自觉与历史思维,他对地方的生活化、细节化、个体化、传奇化和情感化的美学处理证明了新的‘微观地方史’的可能性。” 
1月20日,江苏省第五届紫金山文学奖颁奖座谈会在南京举行,泰州市文联主席刘仁前所作《浮城》获本届紫金山文学奖长篇小说奖。《浮城》是刘仁前“香河三部曲”的第二篇,本月,其“三部曲”终结篇《残月》也将正式出版。
《浮城》坚持了刘仁前一直以来的创作主张:“用手中的笔,告诉世人家乡的一切”。这仍然是一部以家乡为背景的作品,小说塑造了县委书记柳成荫等基层干部的形象,描写了多对男女之间的情感纠葛,展现了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楚县这样一个特定地方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生态,中国江淮农村特定的地域风情、时代风貌在这里得到呈现。
此前,《浮城》还曾获得施耐庵文学奖特别奖。
经过50余天创作,长达一年的修改和准备,本月,刘仁前第三部长篇小说《残月》也将正式出版。与《香河》《浮城》一脉相承,《残月》讲述了在21世纪初的当下,柳氏家族第四代人——柳成荫之子柳永,长大成人之后的青春爱情、情感纠葛、初涉社会的心路历程。柳永并没有如柳成荫所愿,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而是进入了娱乐圈,成为月城颇有影响的演艺经理人。小说展示了在一个金钱主导一切的社会生态里,人们只能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尘世,无奈地演绎着各自残缺的人生。
刘仁前说,《残月》的问世,标志着整个“香河三部曲”的完结,从2005年出版《香河》,至2015年出版《残月》,时间跨度恰好10年。
下月起,20万字的《残月》将在我市各大书店全面上架。

名家点评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南大文学院教授毕飞宇评《香河》:刘仁前自觉并努力地展示了地域文化的特色之美,《香河》奉上了他对故乡的深爱。在《香河》里,我看到了这片土地上那种生动的、温馨的,有时也让人痛心的特殊的区域文化。刘仁前以一个很低的姿态,把目光紧紧盯着脚下这个小地方,然后全面地、特征性地把它呈现出来,这种自觉和努力,值得尊重,值得学习。把地方特色、区域文化与现代文明有效地结合起来,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一个方向。
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省作协创研室主任汪政评《浮城》:刘仁前的《浮城》是他乡土写作之旅的延续,他再次用他的“香河”叙事完整地呈现了以乡规民俗为依托的小传统下安全而自足地运行的“乡土中国”。作品不仅在后乡土社会为人们留下了具有实证意义与方志价值的苏中平原水乡的典型风俗画,而且揭示了中国农村生存与发展的路径依赖、社会结构和政治生态。作家对地方的执着书写显示了一种来自传统的知识自觉与历史思维,他对地方的生活化、细节化、个体化、传奇化和情感化的美学处理证明了新的“微观地方史”的可能性。
青年评论家吴萍评《残月》:亲切又深刻!无疑是《香河》、《浮城》和《残月》予我的赏阅感受。《残月》虽渐脱离前两部俚俗化的方言叙述,却愈加切近里下河年轻的生命个体的现实圈,小说中的他们真是栩栩于眼前。面对月城的烟火红尘中的男女们,仁前先生深刻在一路追问“残月”之所踪。以散板的叙述挑出坚硬的现代性的问题内核,引动我们的精神共振:丰裕物质包裹的我们缘何时时被一弯冰凉的“残月”所笼?缘何在人生的一段又一段中倍感身心的虚脱?

小贴士
紫金山文学奖是1999年设立的江苏省最具权威的文学大奖,也是在全国颇具影响力的省级文学奖之一。
作为连续性的区域综合文学奖,紫金山文学奖已成为繁荣江苏文学事业、激励和嘉奖江苏作家创作的颇具影响力的文学大奖,得到了国内文学界的认可。被称为“江苏的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
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从5年一届改为3年一届。

专访
刘仁前:用警醒和反思表达对家乡最真诚的爱
记者:“香河”之名源自何处?是您家乡就有这么一条河吗?
刘:不是,我的老家没有一条河叫“香河”,这是我自己起的名字。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河流是有气味的,是一种香气,这种“香”是生活在村子里的人们的喜怒哀乐,是自然散发出的最本质的东西。起名“香河”其实是蕴含的一种深意。
记者:那么,“浮城”、“残月”两部小说名也蕴含着深意?
刘:对,《浮城》中,主人公工作的地点在楚县,是一座浮于水上漂浮不定的小城,说明县城根基不牢固。同时,也是暗含主人公柳成荫的仕途不牢固,一路坎坷。
《残月》中,每个人的价值取向、衡量标准全部单一化,只有一个字“钱”,财富代表了一切,其他所谓道德观、人生观通通屏蔽。可见,这是一个“残缺的社会”,生活在这样社会中的人是“残疾人”。同时,故事发生的地点到了一个叫“月城”的地方,所以取名“残月”。
记者:从《香河》到《浮城》再到《残月》,您想通过这“三部曲”表达何种文学思想?
刘:《香河》描写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化水乡的淳朴风情,展现了一幅幅里下河地区的风俗画卷。在那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美好的生态保持着最自然的风光。对于《香河》,我抱有的是一份浓厚的怀旧心理。
《浮城》中,时间已经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人物也从乡村跳到了城市,虽然矛盾冲突、情感纠葛,还是与父辈们类似,但大环境变了。我对主人公柳成荫是持同情态度,他想实现父辈的期望“学而优则仕”,有所作为,但同时,我也想鞭挞破坏环境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为那些正在逝去的物事做一次反思。
终结篇《残月》,已来到当下,主人公柳永从城市到了都市,他的成长已经完全脱离祖辈们的成长轨迹,将祖辈们的期望完全打碎,崇尚金钱至上,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演绎自己残缺的人生。可以说,这部作品的批判性更强,直面当下所谓的潮流、普遍的急功近利,反映人性的裂变、困境、挣扎与守望。同时,也在思考,乡村现代化的进程中有没有丢失了什么?
记者:对于家乡的描写,大多作家会不吝溢美之词,而您却反其道行之,《残月》作为“香河三部曲”的终结篇,故事“画面”并不那么美好,甚至有些灰暗,您为什么要这样处理?您又为何给小说留下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尾呢?
刘:在写《残月》时,我并没有按照传统审美,选择读者期盼的“大团圆”结局,而是批判当下社会芸芸众生的“残缺人生”,这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影射,也是对道德评判标准的一种修正。
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我的家乡,恰恰相反,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用警醒和反思来表达对家乡最真诚的爱,或者说,是从另一个角度倡导正能量。我一直坚持“用手中的笔,告诉世人家乡的一切”,同样也包括把那些丢失的、遭受破坏的东西告诉读者,让我们一同来反思,为什么当初我们极力想留住一个不消失的原始乡村,现在却消失了?为什么很多原生态美景现在只有在生态园区才能看到?那些本应保有的所在为何都盆景化了?
至于小说结局,我选择了一种开放式的,为什么这么做?其实《残月》这部小说中,人物的情感是丰富又荒芜的,命运的变化、取舍,左右抉择的因素太多,就留给读者一个想象空间吧,让读者去续写他心中想要的那样一种结局,未尝不好。
记者:我们知道,您的小说细腻抒情,被评论家称为“苏北里下河风情的全息图”,那么,里下河的乡村伦理对您的为人和为文有怎样的影响?

刘: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一具有自然文化内涵与社会学意义的文学母题,不仅揭示了怎样养一方人的秘密,而且也点出了养一方什么样的人的主题。具体而言,在里下河乡村伦理的影响之下,包括我在内的众多里下河作家对人物的塑造充满了一种温情与暖意,他们的笔下没有“至善”也没有“至恶”,大多数是带点瑕疵与个性的小人物。没有十全十美,也没有十恶不赦,即便是一个所谓的坏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反之,好人也有许多不足之处。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秒速时时彩| 群组秒速时时彩|Archiver|( ) 

GMT+8, 2019-10-16 01:03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极速快乐十分 飞速赛车平台 极速飞艇平台 幸运赛车 荣鼎娱乐 荣鼎娱乐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幸运28 三分快3 159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