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毕飞宇:文学中的生活家

2014-12-17| 发布者: zw123| 查看: 11803

摘要: 毕飞宇在小说沙龙上进行指导。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著名作家、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品有《青衣》《平原》《哺乳期的女人》《推拿》等。近年来, ...
毕飞宇在小说沙龙上进行指导。

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著名作家、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品有《青衣》《平原》《哺乳期的女人》《推拿》等。近年来,作品连续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中国作家大红鹰奖,《小说选刊》中篇小说奖,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2009年自动放弃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小说家奖”。2010年凭借《玉米》获英仕曼亚洲文学奖。2011年凭长篇小说《推拿》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今年11月22日,毕飞宇同名作品改编的电影《推拿》夺金马奖6项大奖。

人物名片

昨天上午,在兴化市区施耐庵文学研究院新竣工的“毕飞宇工作室”内,举办了首期小说沙龙。毕飞宇和20多位兴化籍作家一起,评析兴化新兴作家孔凡春的短篇小说《福扣》,为写作爱好者指路。

沙龙过后,毕飞宇坐在兴化的一家咖啡馆内,接受了本报专访。一部部畅销作品背后,毕飞宇其实更是一个真性情的生活家。

谈成长 灵魂没有经历过“文革”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兴化走出了众多作家,已经被称为兴化文学现象,您又是其中的代表人物。您觉得这片水乡对您的文学之路有什么样的影响?

毕飞宇(以下简称“毕”):家乡对我的写作肯定有影响,但不是决定性的。决定性影响是阅读。因为每一种区域文化都可以产生作家,但最终决定这个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作家,还是阅读。阅读构成他的文化系统和小说系统,决定他的最终走向。

记:文学是阅读的积累,您阅读的启蒙是您的父母吗?

毕:对,我的父母都是乡村语文教师,在我还不到7岁时,父亲就开始严格要求,甚至要求我平时说话都要讲语法和逻辑。少年时,我唯一能够阅读到的书籍只有唐诗,还有一部分鲁迅的作品。我觉得,阅读唐诗最大的作用是,在我小时候,帮我建立起语感,这个很重要。后来在我读大学前,父亲一直教我如何有效地用语言表达。相比同年龄的孩子,从父母那得到的恩惠比较多,这个很关键。

记:您出生于1964年,“文革”10年恰巧是您的童年时期,这段特殊的历史阶段有对您后来的人生造成什么影响吗?

毕:家庭有遭受影响,但我没有影响。要说我和“文革”,那就是,我的身体经历过“文革”,但灵魂没有经历过“文革”,因为玩还玩不过来呢,要去捉泥鳅、挖蚯蚓、捕鸟、爬墙。一个孩子,根本不懂什么叫“文革”。

谈转行

“我是一个太糟糕的记者”

记:您大学毕业后,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从教5年,为何后来又到《南京日报》做记者,6年后又为何离开报社?

毕:我们那个年代是包分配的,我1987年分配到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1992年,那个时候,媒体还是机关。我看到《南京日报》招聘本报评论员的广告,这是很稀奇的一个事情,于是就去应聘。400多个人报名就招一个,考七轮,结果我留下来了。其实我没怎么准备,主要是机会,每一次都在死亡线上,每一次都过了。

那一年我是28岁,已经工作5年,考试成绩比我好的人都是刚刚毕业的,工作经验不如我。经验比我丰富的人,考试成绩又没我高,年龄、资历、考试成绩、工作能力,综合下来,就选中了我。很幸运。1998年,媒体大战开始,我就静悄悄离开了《南京日报》。

记:记者写的是新闻,作家写的是文学作品,从本质上来看,二者是不同的,但是您却完成了由一个记者到作家的华丽转身,您觉得这个转变简单吗?新闻与文学作品又有何不同呢?

毕:从记者转变为作家,不容易,很难,尤其是一个好记者要转变为一个小说家更难。相反,一个糟糕的记者转变却很简单,不会写新闻稿的倒是有可能成为小说家。因为新闻是非常拘泥于基本的新闻事实的,你去胡乱想象,稿子写出来要挨骂的。第二,写新闻用的思维模式从逻辑上来讲,是归纳,小说面对的不是现实世界,是虚拟世界,用的逻辑方法是演绎,这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思路。归纳是集中性的,演绎的话发散性思维要好,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如果你做新闻记者时间很长做得很好,那就意味着你的归纳性思维很强,演绎的能力必然就萎缩,这是相反的。

举个例子,新闻里的5个W,比如WHY,新闻里的WHY与小说里的WHY,作者内心的启动模式很不一样。记者面对WHY更多的是理性分析,而作家更多是生命感受,区别是巨大的。落实到文字,不能用小说语言写新闻,莫言的文字肯定不能写新闻,用新闻的语言写小说,那这部小说肯定不及格,太干。

我为什么成功转变?因为我是一个太糟糕的记者,非常失败。哈哈!

记:那么,教师、记者,这样一段工作经历对您后来小说的创作应该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毕:对一个小说家来讲,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对自己的写作有影响,但生活不是为了给写作做准备,如果我去做出租车司机、机关公务员,也可以成为一个作家,没有决定性影响,有决定性影响的是内心的需要,与职业没有任何关系。我做什么工作都会写。

记:那您平时每天花多长时间写作?

毕:如果是在写作,一天创作七八个小时,不在写作状态,一天一个字都不写。

记:您写作时,是一个什么状态,会封闭自己吗?为何一直不使用手机,是怕写作时被打扰吗?

毕:我写作时不封闭自己,不用手机,但家里电话开通。要说写作状态,与家庭妇女在家做家务没有什么区别,就在那写,如果有打断,那就把事情处理完再来写。

记:思维被打断续不上来怎么办呢?

毕:那就耐心等,因为没有截稿日期,就再想想,把以前写过的东西翻出来看,找找里面的相互关系。写不进去有多种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小说内部的运行出了差错,要重新调整,找到解决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故事和人物的合理性,人物到了这个境地,直觉告诉你,它不对,可能就写不下去了。艺术和科学最大的问题就是,艺术是不科学的,所有的判断依仗的是作家自己的感受,没有绝对的错和对,完全靠你的艺术素养、艺术修炼达到怎样的水准。你的水准越高,感知力就越敏锐,就越容易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就是艺术感知力所起的重要作用。

谈创作

“逻辑在前,小说就有能量”

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您的作品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之后屡屡获奖。您觉得,成名后与成名前,您的生活和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毕:我比较幸运,成名比较早,所以一些事情不成问题。成名早,面对所谓成名我有很多认识,对外部世界的面对也很冷静。写作心态还是和从前一样。

记:今天在小说沙龙中,您也一直强调,新派作家要爱文学,写小说要有逻辑思维,才能富有能量,进而小说才能有节奏,这应该也是您一路走向成功的经验之谈。

毕:今天,我们大家坐在一起,就《福扣》这个范本,聊了很多关于写小说的问题。我觉得,首先作家要胸怀开阔,不要小心眼,不吹牛,先认真把自己的小说写好。怎么写好?不是一味模仿汪曾祺、孙犁这样的大家,要培养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小说情节才能环环相扣。逻辑在前,小说就有能量。就像自行车的两个脚踏板一样,左右脚逻辑配合向前,自行车充满能量,读者才有兴趣继续往下读。写作者一定要记住,读者的眼睛是顺着小说的能量往下走的,没有能量的小说,读者不会看,谁会捧着一本字典读半天呢?有了逻辑和能量的小说,就有了节奏,就更好看。

有人问,逻辑思维怎么培养?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玩具汽车,汽车拿到手的第一件事,你会想什么?就是把它全部拆开,看看内部结构是怎样的,脑子里就会出现汽车内部的每一个部分,这些部分相互牵连,构成完整,于是有了外表漂亮且充满动力的汽车。写小说也是一样。当然,做到这点的投入是巨大的,短期内不可能达到。但只要你认真把一件事做好,你就能上一个台阶。在一个作家认真做一件事时,他至少能发挥80%的才华,而不认真,可能只能发挥40%的才华。

在语言方面,也要注意,亦庄亦谐,要有感情。汪曾祺在描写一个书法作品时怎么说的?“他的字写得很黑。”他用了一个“黑”字,这就是很生活化很感情的字眼,读来才能打动人。

其实每个写小说的人都能“跳到第二层楼”,只要为读者造一个楼梯就能上去,关键看你有没有造楼梯的能力,这个需要下工夫。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秒速时时彩| 群组秒速时时彩|Archiver|( ) 

GMT+8, 2019-10-16 00:17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九度彩票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上海快3走势图 一分时时彩 重庆龙虎微信群 极速飞艇 极速PK拾 重庆龙虎微信群 山东11选5 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