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拉风箱

2014-12-17| 发布者: zw123| 查看: 32211

摘要: □朱秀坤(兴化) 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一个非常生动形象的歇后语,还有多少人记得风箱呢? 风箱,如今听起来有些陌生,又有许多的亲切,在我小时,可是一天三顿饭都离不开它呀。 风箱,是个一米左右的长方形木 ...

□朱秀坤(兴化)

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一个非常生动形象的歇后语,还有多少人记得风箱呢?

风箱,如今听起来有些陌生,又有许多的亲切,在我小时,可是一天三顿饭都离不开它呀。

风箱,是个一米左右的长方形木头箱子,里头塞了鸡毛,外头一根可以收缩的长柄,做饭时,拉动这根长柄,便可给灶膛里鼓风,使得燃料充分燃烧,食物熟得更快。

闲时拉拉风箱,还有点意思,呼哧呼哧的,坐在锅膛前烧饭,几个穰草把子,一锅饭就煮好了。然后拨动锅灰,灰里有我埋下的两穗嫩玉米呢,一股甜美的清香散发出来,馋得人直咽口水。吃完了一个猛子钻进水里,悠闲地浮在水面上,别提多自在。到了冬天,我也爱拉风箱,坐在灶前,边烧饭边取暖,身旁还有母亲在给我讲故事,真的不错。现在想起来,还有一种温馨的感觉,虽说不免清寒,心头却深深理解,这就是家,是天底下最平凡最可爱最温暖的家。

拉风箱也有让我扫兴的时候,和伙伴们正玩得开心时,母亲忽然来叫了,回家,帮妈拉风箱去!每当这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可到底还是乖乖地回去拉风箱了,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也知道母亲天天下地干活的辛苦。有时,遇上老师布置的作业中有背诵课文,我就索性一边拉风箱一边跟着风箱的节奏背课文,由于过分专注,却忘记了给锅膛里添草,最后连火也烧灭了,居然不知道。还有时候,我得了一本好小说,手不释卷地看,害怕又烧灭了火,便一个劲儿往锅膛里塞穰草,手里还在拉风箱,粥锅都快潽成干饭了,我还在那里烧呢。

我最怕的是过年时蒸团蒸馒头,得把锅膛里加足了柴,然后使劲地拉风箱,母亲还一再吩咐,一定要用力拉,要不蒸出来的团和馒头不好吃,说不定还蒸不熟。我只有屏住呼吸两手紧握住风箱的长柄,咬紧牙一鼓作气地拉,拉得锅膛里的火焰像金红的绸缎在快乐地起舞。等笼屉上气了,这才稍微松口气,鼻尖身上已是出了一层汗,然后就可以慢慢地拉了。

那时我常想,要是有一种机器能代替人来拉风箱,该多好。后来还真的有了鼓风机,不过农村并不常用。

如今,许多年没有拉风箱,风箱该算是老古董了,它在我童年生活中带来的烦恼与欢乐,永远鲜活在记忆深处。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秒速时时彩| 群组秒速时时彩|Archiver|( ) 

GMT+8, 2019-10-16 00:32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6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极速PK拾 159彩票 极速飞艇 大有彩票开户 一分时时彩 博悦彩票登陆 北京两步彩 吉林快3 三分快3 韩国1.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