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坡子街、望海楼的由来——记“泰州才子”储巏

2012-6-1|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7865

摘要: 提起坡子街和望海楼,在年长的一辈的泰州人中,还流传着一段神话式的传说,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明朝著名的“泰州才子”储巏。  传说储巏的父亲原是一位估客(专做海外生意的商人),成年累月,飘洋过海,贩卖药材、香 ...
    提起坡子街和望海楼,在年长的一辈的泰州人中,还流传着一段神话式的传说,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明朝著名的“泰州才子”储巏。  

    传说储巏的父亲原是一位估客(专做海外生意的商人),成年累月,飘洋过海,贩卖药材、香料、珠宝、皮毛。有一次,正当航行在烟波浩淼的海洋之中,忽然狂飙骤起,天色昏暗,巨澜排空,海浪吞噬了木船,同船的三人具遭灭顶。仓猝间,储公抓到一块船板,随波逐流起。起初神志尚清,不久便失去知觉。  

    等到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被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抱着,吓得他浑身颤抖,连忙闭起双眼。那人轻手轻脚地将储公放到一个用兽毛铺成的山洞里,就转身走开。储公见那人并不想加害自己,这才大胆睁开眼睛。只见那人并非什么野兽,却是一个女“人”。原来这个居住在蛮荒的女人在海边猎食时,发现了昏迷的储公,将他驮回山洞,后来朝夕相处,成了佬公的配偶,生下一男一妇,他俩相亲相爱,伉俪情深。  

    虽说他们两情相投,储公却无时无刻不思念着故土的文明生活,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重返家园。他时时注意将一些犀角、鹿茸、珊瑚、玳瑁以及高级毛皮收集起来,藏在一棵大树洞里。他每天坚持不懈地教儿子识字、读书,学义、习礼,还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储巏。  

    光阴如流水,储巏也有六、七岁了。这一天,父子二人正当海边抓鱼,储巏眼睛尖,发现远处海面上有一个黑点在移动。过了不久,就近一看却是一条海船。  

    船是从海岛那边驶来的。船上是一批专做海外生意的福建商人,因为遭遇巨风,偏离航道,才驶到这荒岛上来的。船上的人起初见到储巏父子,还以为是野人。经过储公的自荐,船上的人都同情他不幸的遭遇,就把他们父子接到船上。  

    储公又要求船上的人等他一下,让他把埋藏的珍宝拿到船上来,东西运上船后,他还想把那刚生小女孩的母女接来,可就在这时,那个女人抱着小女孩向海边追来。远远看见站在船头的储巏父子,就朝着海船呱里呱啦直叫唤,她散披着的长发迎风飘起,瞪着一副大眼睛,样子实在怕人。在她身后又另有一群人赶来,船上的人唯恐来者不善,于是忙提前起锚扬帆,储公在船执意要靠岸,抢着掌舵。相持之下,船已和岸隔开了距离,那女人见不能登船,就岸边抱着孩子在岸边哀号着,后来就绝望地带着孩子扑向了大海,但见那长发只在海面上荡漾了几下子,便沉没了。  

    船上的储巏看到母亲跳海,一面哀号,一面也向海里跳去——幸亏被人抢手抱住。储公也顿足捶胸,悲痛欲绝。忽见海中波浪大涌,现出一滩,好似一人昂首眺望。人们就把它叫为“望子滩”。  

    储巏父子终于被海船带回国来。同船人同情他们的遭遇,临分别时,多有馈赠,他们自己又带回不少香料,皮毛等珍贵货物,回到泰州之后,居然成了富户。  

    后来,储巏为纪念母亲,曾在泰州东郊盖了一座高楼题名“望海楼”。其实,泰州人都知道,“望海楼”实际上就是“望母楼”。  

    储巏的父亲离开海岛回到泰州以后,每想起岛上往事总是郁郁不乐,只不过七、八年光景便过世了,储巏三天两天就到父亲坟上痛哭一场。他的家住在泰州城的东南角上,由家至坟,除去穿城三里不谈,还要经过北门外的一片乱坟场,荒冢高高低低,荆棘丛生,打那里经过,鞋子都要被钉柴划破。由于这样,人们就把这一段地带叫做“破子鞋”。等后来储巏中了进士,做了大官,就命人将这一带乱坟场平了,铺成了一条石头街面,改“破子鞋”为“坡子街”。其实,用的就是“破子鞋”的谐音。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秒速时时彩| 群组秒速时时彩|Archiver|( ) 

GMT+8, 2019-11-23 04:00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极速快三 极速飞艇 三分时时彩 重庆龙虎微信群 韩国1.5分彩 澳洲幸运8 山东群英会怎么玩 内蒙古11选5 上海11选5 荣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