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淮盐不称吴盐

2012-6-1| 发布者: 泰州网| 查看: 8356

摘要:    吴克嘉先生前撰《吴盐如花皎白雪》,近作《古海陵仓考辨》,都是讨论泰州盐文化的长文。作者坚持认为:“汉至唐宋间,泰州地区所产盐一直史称‘吴盐’。”但一直未能指出见之哪部史籍,亦未能直接或间接引出原 ...

   吴克嘉先生前撰《吴盐如花皎白雪》,近作《古海陵仓考辨》,都是讨论泰州盐文化的长文。作者坚持认为:“汉至唐宋间,泰州地区所产盐一直史称‘吴盐’。”但一直未能指出见之哪部史籍,亦未能直接或间接引出原文,殊令人遗憾。
    吴先生作为历史依据提出的,一是汉初吴王刘濞的“东煮海水为盐”,二是唐初海陵易名吴陵,以县置吴州。包含的逻辑,当是以为这就证明了泰州地区是吴,那么这里产的盐就是“吴盐”了,李白、杜甫诗中的“吴盐”就是赞美泰州的盐了。刘吴的割据仅存四十年,吴陵、吴州的建置只有四年,对泰州漫长的历史不过是一瞬,历史不会承认这个“吴”。何况刘濞建都是在广陵,广陵曾置吴陵、吴州的时间比泰州还长。照吴先生的理由,扬州倒是可以称吴的,但是他们没有。扬州包括泰州,地处江淮之间,扬州称“淮左名都”,泰州称“淮海名区”,所产的盐史称淮盐。
    吴是一个特定的历史地理概念。古今公认的,是西周初年立国的句吴,绵延六百余载,范围在以今苏州为中心的泛太湖流域,包括长江以南的江苏、安徽、浙北、浙东和上海大部,内涵是源远流长的吴文化。春秋后期,吴王夫差北上争霸,势力发展到江北,主要是扬州,影响及泰州。若论吴,这才是吴。其后三国东吴,就是这个地域为依托而发展起来。泰州的张士诚,也是打到苏州才称吴王的。
    这濞之称吴王,亦以其封地在吴。汉高祖的初意,就在通过刘氏子侄,控制当时朝廷力有未及的先秦诸侯国,只没想到这些同姓王,后来也会造反。吴王刘濞所领三郡,除东阳郡在安徽天长西北,主要为鄣郡,覆盖了古吴国西部,为会稽郡,覆盖了东部,郡治就在古吴都,即苏州。
    我国海盐的开发,最早齐与吴。吴地产盐由来已久,到夫差之父阖闾,采取经济措施,大力开辟海边盐场,同时开山取铜,国力始强。越、楚继之。这样,北至上海金山,南至南宁盐官,便形成南方最大的盐产区。秦因置海盐县,属会稽郡。
    范文澜《中国通史》西汉部分:“吴———江东大都会,附近出产的盐、铜、鱼在吴市集散。”刘吴势力发展最快最强,以至富可敌国,正是充分利用了这里开发已久的资源。
    据清修《海盐县志》卷十《食货志二·盐法》载:“汉吴王濞置司盐校尉于马嗥城,煮海擅盐利。”马嗥城即今海盐县治所武原镇,原设上海金山附近。看来刘濞的煮海为盐,重点似还不在“以泰州为中心的淮南大盐场”,而是江南现成的盐场,即时可收利。同理,铸钱的铜,亦非取自“今六合县境内古代大小铜山”———据知六合产铁,而当是鄣郡皖南铜陵丰富的铜矿———今仍有产,并保存春秋战国铜文化遗址。
    我国沿海以“盐”命名的城市,南有海盐,北有盐城。盐城是在刘吴败亡后,汉武帝时才置盐渎县。海盐县设置盐政机构也早。继刘吴之后,汉武帝遣盐铁丞傍海造官府鬻盐,三国东吴设校尉司盐,唐置监,由嘉兴遥领。若论“吴盐”,只有这里所出,才有资格称之。但是他们没有。他们懂盐法。自秦统一中国,盐是国家管理的,盐的名称也有国家规范,是政区和盐区划分的历史约成。唐设江南东道,分置浙江东道和浙江西道,宋代相应设置浙东司和浙西司两上盐区。唐宋以来,这里所产盐向称浙盐———清代建省,两浙调整为浙江省和江南省,那是后话。
    淮南盐场的发展,大概始于汉,兴于唐,盛于宋元明至清代中叶,后来居上。据李兆贵、王申筛二位《独特的泰州税文化》一书,海陵县是在唐开之元年始置盐税官,到大历年间,一跃而登全国十大盐监榜首,嘉兴第二,盐城第三。北宋一批名臣先后来泰监盐,南宋在此设淮南东路提举盐事司,明初两淮都转盐运使司也曾设在泰州。泰州曾创下多项全国最高纪录,达到“两淮盐赋过天下之半,泰州盐赋过两淮之半”的巅峰。在中国盐业史上,泰州自有闪亮的时空定位,何必牵强附会出一个“吴盐”?
    吴先生所谓“史称‘吴盐’”,历史上查无实据,引以为证的,其实只是李白、杜甫的诗。而诗中的吴盐,正如吴姬、吴娘、吴丝、吴绫、吴音、吴歌、吴戈、吴钩一样,都是对江南风物的美化,恰恰证明了不是泰州地区产的盐。
    李白《梁园吟》:“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杨梅产在江南,不产江北,是太湖的特产。吴盐是精制细盐,不是行销甚广的大市盐。古人宴饮,讲究佐以果珍,果味酸,盐味咸,调和其味,有“盐梅”的典故。李白高吟:“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梁园为西汉梁孝王刘武所筑,在今河南商丘东,司马相如、枚乘、邹阳曾为座上客。唐李白、高适、杜甫同游,是文学史上一次更为重要的聚会。杜甫晚年仍有诗忆念,高、李辈已去世。
    吴文说,杜甫“曾在写给友人的信中”,对蜀麻吴盐“互为流通的情景有过多次描述”:“吴盐胜雪。”“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未知从何见到这些信件。“吴盐胜雪”是宋词,见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蜀麻”两句是杜诗,也不是信。诗题《客居》,是杜甫离开成都漂泊到云安所作。此时蜀中大乱,交通阻绝,“吴盐拥荆门”不是好事。荆门在湖北中部,距离四川云安尚远。杜甫的关注,表达了对时局的忧虑。
    其后杜甫移居奉节,作《夔州歌》,吴文引用的两句,是写以前的正常情况:“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蜀和吴都是富饶之地,蜀也产盐,吴也产麻,交流不是互通有无。“蜀麻吴盐”亦如“吴丝蜀桐”,是诗歌的写法,不能列举,以一代表物,概见峡口来往商货之繁多。清人浦起龙《读杜心解》分析此诗:“要之,诗意只在夔当孔道耳。又诗云:‘死生射利兼盐井’。地自产盐,不仰吴产也。”除了成都平原盐井遍布,夔州附近就有大昌监,为唐代十大盐监之八。
    诗中的“吴盐”,也可看作泛指长江下游所产的盐,包括浙盐和淮盐。“吴盐拥荆门”的,多半是唐十监中占了五监的浙盐。淮盐行销鄂、湘、赣、豫、皖、苏广大地区,大批量的出现,得待南宋以后,李白、杜甫都不及见。
    李白到过扬州,杜甫虽有此愿,终未实现。二公皆与泰州无缘。吴先生说:“据考证,诗人白居易也曾到过泰州和扬州,写下《红粒香》和《盐商妇》两篇诗词。”“也曾”两字,把唐代三大诗人都含混到了泰州。
    所谓《红粒香》,原题《烹葵》,取义《诗经》“七月烹葵”,是白居易“穷退”时所作。“贫厨何所有,炊稻烹秋葵。红粒香复软,绿英滑且肥。”葵即葵菜,亦称冬葵,是古代重要菜蔬,称“百菜之主”。今江西、湖南等地仍有种植,泰州不产。“红粒”即红种稻米,历史上不独泰州有,南北方都有出产,《红楼梦》中贾母就吃这种红粳米。“红粒”两句容易使人想到陆游的“香粳炊熟泰州红,苣甲莼丝放箸空”,或以为是对“海陵红粟”的赞誉,但《古诗咏泰州》编者从未据此推断白居易到过泰州。
    《盐商妇》是白氏新乐府诗,不是词。“本是扬州小家女,嫁得西江大商客。”“西江”,指长江南岸江西、安徽一带,是白居易的谪居地,对那里情况很熟悉。白居易是到过扬州的。刘禹锡有《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是一首名诗。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秒速时时彩| 群组秒速时时彩|Archiver|( ) 

GMT+8, 2019-11-23 04:18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回顶部 河北11选5走势图 博悦彩票登陆 湖北快3 三分PK拾平台 广西快3计划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荣鼎娱乐 安徽快3走势 江西11选5 秒速快3